简约的字迹,点滴的心情

大家要防范邪术(转载)

大家要防范邪术

阅读:26902011-02-08 14:49

标签:上帝中国邪术特异功能迷惑杂谈

近年来,已经有人暗中在利用邪术来害人利己,即有人利用集体潜意识的传染效应等来作恶。因为这非常隐蔽而且大家都在这方面毫无准备,所以,施邪术者非常恶毒和猖狂,使受害的人们非常多,而且受害者几乎人人倒霉而还都不自知原因,很多人已经表面上正常或不正常地送了命。

如果大家觉得我讲的太不着边际,而要求我举例。我只能说就个案而言,我目前只能举“顾城”的例子,这是目前说出来对社会和对受害者个人均有益并且又具单独的较明显依据的唯一的例子,所以,对我讲的不以为然的人们只要细心看看顾城的后期作品即可发现他被别人邪术所谋害的很...

 

我的牙痛会奔跑

从早上开始

我就开始牙痛

现在我才上了药

我的牙痛会奔跑诶

我的牙痛在左边最后一颗牙痛了一天

我刚在那里上了药

它就跑到右边最后一颗牙痛了

我又在那里上了药

它又跑到左边倒数第三颗牙痛了

我又在那里上了药

它竟然又跑到左边倒数第四颗牙痛了

而我的身体里全身上下

开始有东西四散奔逃

我的手指头

我的脚趾头

我的口腔

我呼进去一小口气

吐出来一大口气

好一会儿

我的身体像被枝蔓缠住了经脉

而那些枝蔓四散奔逃

全身上下

这才感觉到有空气真正的呼吸了

我的细胞雀跃了

好像它们一直没有存在一般的

欢喜

我的牙痛

现在安静的

悄悄的奔跑

奔跑着...

 

正义

越是生活的越久就越没有爱恨正义是非观了

因为有英雄就有流氓

而那一刹那的分别是生于

某一刻

某一种力量

渐渐增强的

有鄙视就有推崇

有鄙夷就有坚信

有爱就有恨

有虚空就有坚实

一切太相对

一切太对立

即便有些中间地带

也可以黑白  灰色

灰色收入  灰色地带  灰色管辖

没有什么不相对的


你站在哪里

就决定了你的爱恨情仇是非坚信鄙夷


你站在哪里


以后别问是非多问   你站在哪里

然后你就发现每一个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准备了大量的言辞大量的坚信大量的维护大...

 

何为中庸

中庸假如是一碗端平的水,当一旦使力的人心理产生了一点力,反映到手上就会有向某个方向的力,这个力的推动下,就形成了某种结果,这个结果又生成某种事情的因,又造成另一种事物的果。


因果就此循环往复。

如果说保持中庸就是保持在一个静态的点上,但是某种程度的永生即以绝对的角度就是绝对的静止绝对的生绝对的死绝对的活绝对的亡。


而人一生就有动,有动就有力的运动,周边的推动,气的推动,情感的推动,爱恨的推动,意志的推动,动动动一切动的因果,一切互相左右一切互为因果就这样一直到死亡,也就是一直活的状态。


中庸 停止那个因果的运动。无力之力,借无力之力,以力吞力,以力生力,也许在某一...

 

无时不刻的诉说

每一根针刺破的骨头

每一个骨头破洞旁边的神经末梢

都记录过那痛感

每一种新的感觉

使用那些破碎的神经末梢

那感觉就要再一次经历被扎破的痛

那感觉从肢体传输到大脑

要经历的几百次的扎破的痛

就像血液要流过那凝结的血痂

就要冲破那血痂

就知道那有一个破血痂

那破碎的信息

无时不刻不在诉说

无时不刻不在疼痛

直到大脑的接受区域

形成一个疼痛区

每一条信息的传输

都带一个前缀

我千辛万苦走过那些破碎的神经

走过那破碎的途径

走过那被破碎的路途

每一刻的疼痛

每一个直觉

每一个毛孔

每一根骨头

每一个破洞

无时不刻的诉说着

无休无止

直到那天

唯...

 

世界上是可以有这种痛的

先把你的骨头抽出来

然后用针刺进去

在任何角落里都不要错过

然后在盐水里泡上数月

然后再放进肉身里


你当然还是那个你

在每一次吃盐的时候

在每一次闻到盐的时候

在每一次看到白色的粉末时

在每一次看到别人觉得咸的时候

在每一次触到腐蚀的东西时

在每一次下雨时

在每一次有人说到盐这个字时

在每一次看见尖锐的物体时

在每一次有尖锐的刺痛时

在每一次听见与尖锐相仿的快乐时


你当然还是那个你

每一根针都是无辜的

每一粒盐都是无辜的

甚至那当年浸泡你的罐子都是无辜的


你当然还是当年那个你

天很晴

风很柔


你当然还是当年那个你

每一根针都牵过你的笑容

每一根针都包含着深情

每一根针都如此正义

每一粒盐都那么纯洁


你当然还是...

 

你什么都没做

额,你能帮我抓紧绳索嚒?

我可能要去深渊走一遭,

也不知道回不回得来。

20150405天马星空

你只是没有抓紧那条绳索的人,

而我只是自己爬着回来的。

有时候我们活着但是我们死了,
有时候我们死了但是我们活着,
谁也不知道谁在哪一刻醒来或长眠。

孤独的旅者,却以为永生都不会孤独。

 

交易

没有什么不能交易


如果你想和阴灵做交易

那么你就要交出你的肉体使用权

那么你就要借助他的力量

他用了好的习性   成佛的是他

他用了坏的习气   这些魔障一切的因果是人要承担的


你简直是心被魔鬼邹使

没有人性的智慧了么


 

灵的交易

灵是一个没有肉体存放的人

比如世界上大家都可以使用自己的身体
物质的肉体来体验很多事情

比如
性爱里的接触
肉体的光滑
体格的强健
触摸的恰当好处

接吻时
嘴唇的碰触
舌尖的纠缠
牙齿外包裹的皮肤的碰撞
传递到神经的喜悦

喝汤时
汤的浓度
汤的温度
汤在齿间的流淌
汤的味道在舌尖与喉咙的弥留

所谓实现七情六欲的使用工具即肉体

那么作为一个灵人
他的欲望即存在的欲望
存在的欲望的达成
要实现存在感

存在感是需要被承认

在人世间的存在
基础就是你有一具鲜活的肉体
能被看到
被感知
被触碰
被沟通

肉体这个借助
就是交易的一个点

亲爱的
希望你不是把自己的肉体
出借给他

哪天回不来
那你可就变成灵了

 

人体

亲爱的
可能你对人体的认识太浅薄

所以你唤了灵来
接触我的身体
临摹我的身体

难道你没有认识过人体构造
难道你没有认识过经脉运行
难道你没有认识过性感神经分布地带
难道你没有认识过高潮的触点

人体的触摸欲望
人体的痉挛的喜悦
人体的亲爱欲

欲望的顶点

如果欲望不能带来快乐
那么世界真是没有肉体的存在
来存放人类的七情六欲了

你只知道临摹欲望
却不能深刻的认识欲望

 

最近见到一个灵
一开始每天梦里见我

直到哪一天生生把我压住
我发现自己没有做梦

他在我旁边
不会说话
不会表达

他好像平凡世界里一个人

直到哪一天他在我的面前现了身

一副乳黄色的西装
一个儒雅模样
和我迈着同样的步伐
走在一条街的俩侧

天隔俩端的过客
突然成了平行线

我认识你
我认识你的手
我认识你的脚
我认识你的胸膛
我认识你的脚丫
我认识你的微笑
我认识你的脾气
我认识你的搞笑
我认识你的搞怪
我认识你的语言
我认识你的痕迹

我想了很久
我觉得你只是一个没有物质躯体
或者没有人间房子的一个行人

我承认你的存在
灵人
谢谢你

我在温暖的世界遇到寒冷的你
寒冷的让我感到光芒
可能我死的比你还要久了吧

只不过我带着我的肉体和欲望和思想
还要走很多年

 

生活

新的生活像潮水一样
一波一波的推着向前

旧的生活像魂魄一样
一波一波的拽入死寂

人到底是
向着生
向着死

有人在死亡的拐角寻找那生的幻光
有人在生的拐角寻找那生的曙光

 

陀螺

每个陀螺都会有自己的重心

------------20141004

 

存在

每个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偏见。

----20140924天马星空

 

鸿沟

每个人之间都有一条巨大的鸿沟横在中间
只不过那些爱的人用爱弥合了这鸿沟的表面

--------20140924天马星空

 

一个人的脚印

一个人的脚印
可以很坚定
可以很自我

俩个人的脚印
我们迷恋着温存
时间也给不了答案

寒冬时节
坐在火炉旁
便不愿离去

想来离别更是此种滋味
一个是身体的温度
一个是心灵的温度

那些需要再次习惯的温差
没有人可以温暖的温差

---------20140704天马星空

 

我在过去里时刻穿行

我在过去里时刻穿行

这里有你曾经说过的话

这里有你曾经的笑容

这里有你拿过的书本

这里有你开过的玩笑

这里有你的愤怒

这里有你的同伴的恶作剧

这里有你站在那里看我

这里有你穿过那么多的人影,还是被我发现的眼神

这里有你的质疑

这里有你的问题

这里有你的神情

这里有你的一切过去

还有我的一切过去


我在过去里时刻穿行

就愿意一不小心就踩到

那些年里

你的笑容

我的安静


我在过去里时刻穿行

这里一直没有变过


我在过去里时刻穿行

一不小心踏进它的现在

它已经不是它了


我们都不再是过去的自己了

就像我猛然发现

我已经不是曾经的年纪

曾...

 

开始羡慕的事情

那些一不小心白头到老的恋人
那些一伸手就自然的牵起爱人的手
那些一言不发深沉的爱恋
那些悄悄看你又被你发觉的爱恋
那些小小的担忧

我羡慕那些
可以拥在手心上的幸福
就像
心胸中澎湃的热血
一直滚烫

----20140701天马星空

 

情圣

情圣那么多

情种那么多

情痴那么多

钟情那么少


谁不是死死拽着那个不想忘记的人

一步一步走在这个人世间

好像自认清高的以为

谁都不是自己的菜

却狠狠不敢承认自己放不下

当年那个人

像心口上的一株花

连栽花的人走了

忘记带走这束花

却不狠心拔掉


迷惘的坚持着的爱


那些坚持的情圣


谁心里不是

都有一个放不下的人

都逞强说喜欢一个人


--------------20140612天马星空

 

文字啊文字

文字啊文字

你能不能让我写的字好看一点,就凭它的样貌,也会有人光顾

你能不能让我写的文章更加清新透彻,犹如品茗沁人心脾

你能不能让我写的段字,犹如老酒,酒香纯粹

你能不能让我写的词句,愈发的摄人魂魄,让人迷醉难忘


文字啊文字

我会好好爱你,希望你也是,不然我怎么能写好你呢


----------------------20140607  天马星空

 
© 天马星空 | Powered by LOFTER